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Placeholder image

草原追夢 踏歌而行

2014-10-24 來源:

—全國省級黨報總編輯內蒙古采訪散記

?

?
?

沒去草原之前,草原時常出現在夢里:湛藍的天空下,白云朵朵,翠綠的原野綿延到天際,無邊無涯;彎彎的小河,燦爛的陽光,斑斕的野花,潔白的羊群,黑色的駿馬,盤旋的雄鷹,裊裊的炊煙,星星點點的蒙古包里遠遠地飄出了奶茶的醇香……

沒去草原之前,草原總是出現在歌里:如訴如泣的蒙古長調,悠遠神秘的蒙古族“呼麥”,深情悠揚的馬頭琴聲,在敖包之下,傾訴浪漫愛情、歌頌甜蜜生活;在高原之巔,贊美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緬懷草原英雄嘎達梅林。更多時候,是健壯的套馬漢子、是俊俏的牧羊姑娘,在遼遠廣闊的天地之間,一邊勞作、一邊隨口吟唱著草原的曼妙景色、心中的美好情愫。

沒去草原之前,草原之美,在我的心目中,早已涂抹上了一層夢幻般的色彩,時而載歌載舞,時而憂傷寧靜。

?

在室韋中俄邊境口岸采訪。

自然之美

陪你一起看草原

夏秋之交,受內蒙古日報社之邀,《中國新聞出版報》與全國23家省級黨報的媒體人一起,齊聚呼和浩特,開始了為期一周的草原采訪之旅。沒想到的是,在內蒙古期間,自治區黨委書記王君,黨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烏蘭,黨委常委、秘書長符太增接見了我們。在接見中,王君書記特別強調:“內蒙古要打造六道亮麗風景線——經濟發展、民族團結、文化繁榮、邊疆安寧、生態文明、各族人民幸福生活。”記住了王書記生動凝練的話語,我們便從呼和浩特出發,一路向東、向北,走進呼倫貝爾大草原,追尋這一道道亮麗的風景。

“因為我們今生有緣,

讓我有個心愿,

等到草原最美的季節,

陪你一起看草原。”

《內蒙古日報》的記者們哼唱著歌曲《陪你一起看草原》,在總編輯吳海龍、副總編輯孫亞輝的帶領下,與采訪團一路同行。我們首先飛抵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然后乘車經額爾古納市區、陳巴爾虎旗,抵達額爾古納河東岸、蒙古民族的發源地室韋,再向西南折返,最后抵達“東亞之窗”、百年名城滿洲里。

一路之上,我們與呼和浩特市、呼倫貝爾市、額爾古納市、蒙兀室韋蘇木、滿洲里市的黨政領導人攀談草原經濟發展,得知了內蒙古經濟發展的主要指標,從省市到縣鄉都呈現穩中向好的態勢;到伊利科技示范園訪問,親眼目睹了綠色健康乳制品的生產全程,體會草原乳文化的深厚底蘊;在陳巴爾虎旗的蒙古包內,與牧民閑話生態牛羊產業;在高高聳立的敖包四周,祭拜天地先祖,感受“天地人神”和諧共處的民族文化;在草原“那達慕”的現場,近距離觀摩經典的蒙古摔跤、套馬、賽馬活動,品味濃烈真摯的草原歌舞。

一路之上,我們在白樺林棲息,酣暢地呼吸大自然純凈的空氣;在亞洲第一濕地流連,與額爾古納市的官員們探討濕地保護的話題;在中國草原第一大湖——呼倫湖畔等待夕陽,看煙波浩淼、魚翔淺底,現場采訪呼倫湖的水污染防治情況;在額爾古納河右岸,看對面河畔,俄羅斯小伙子斜靠在游艇上悠閑地垂釣,友好地向我們揮手,中俄邊境線上,一派和睦安詳。

在草原深處,牧民們捧出了他們自制的奶制品、牛羊肉食品,請我們品嘗。《浙江日報》的李杲老總當場拍板,要把這些純天然、綠色生態的優質食品放到他們集團的電子商務網站上銷售、推廣。蒙古族牧民白金侃侃而談:“貧窮保護不了草原的美麗,財富也未必就會帶來幸福,大草原千萬不能過度開發,如果草原累了,牧草質量差了,牛羊肉就不鮮嫩了,奶茶就不香甜了,河水會干涸,沙漠就會占領一片片土地。”

在蒙兀室韋,我們接觸了一個特殊的民族——俄羅斯族。19世紀末起,中國淘金和伐木的男子與俄羅斯女子“始而相見以為友,繼而相愛以為婚”,一代代繁衍生息,目前華俄后裔已發展到第五、六代。我們走進了俄羅斯族的“木刻楞”做客,感受了他們的家人間相濡以沫、其樂融融的生活氛圍。在冬妮婭大媽家里,山東大眾日報的梁國典社長與房主人攀上了老鄉。原來冬妮婭一家的先輩來自山東龍口;在滿洲里,鄂倫春族市委副書記、宣傳部部長白曉娟不無自豪地向我們介紹,“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比不上滿洲里的燈火輝煌”。華燈初上,站在市中心,簡直是置身于一座歐洲的建筑博物館,恍如在巴黎、羅馬,或是莫斯科,絲毫想像不出這里是祖國北疆的一座邊陲小城。

短暫的一周采訪,走到了滿洲里時,再回頭想想王君書記描述的那“六道風景線”,一路上的所見所聞,確實對于其中的“每道風景”,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印證。最為難得的是,一路走來,我們發現,上至自治區黨委書記,下到普通牧民,都有一個樸素的共識,那便是:最美的風景,還是草原的自然之美、生態之美,她是一切風景的前提,她是所有風景的載體;所有的亮麗風景,都孕育、包容在大自然的綠色懷抱之中。我想,這共識的存在,真的是內蒙古之福、草原之福。

此刻, 置身在了夢中的草原,置身在歌中的風景,我們還能找尋到內蒙古大草原有什么不同尋常的美麗嗎?一路草原一路歡歌,安靜下來時,才突然發現,我們所要找尋的草原之美,似乎還是隱藏在這一首首或者奔放、或者深情的草原牧歌里。


?

生命之美

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

采訪團一行抵達蒙兀室韋蘇木時,夜幕已降臨,蒙古族的學者向我們娓娓地敘說起了這里的歷史:就在這一帶,額爾古納河東岸的山林里,居住著蒙古族的先民,靠狩獵為生,《舊唐書》中稱他們“蒙兀室韋”,公元8世紀中葉,他們南遷到了以呼倫湖為中心的呼倫貝爾大草原,很多年以后,他們又向西遷徙,進入了蒙古高原的肯特山區,逐漸強大。而他們的后人成吉思汗,率領著蒙古乞顏部經過浴血奮戰,把各個部族融合成為一個民族——蒙古族,而呼倫貝爾草原,則成為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草原的武庫、糧倉和練兵場。

說來也巧,當我們佇立在蒙古民族的發祥地、呼倫貝爾草原與大興安嶺的交接地、中俄邊境口岸的界河邊,欣賞蒙兀室韋小鎮的夜景時,戶外廣場的高音喇叭十分配合地播出了一首歌曲《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

“父親曾經形容草原的清香,

讓他在天涯海角也從不能相忘。

母親總愛描摹那大河浩蕩,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遙遠的家鄉。

如今終于見到了遼闊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淚落如雨。

河水在傳唱著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喜愛草原歌曲的人大都知道,這首歌的作者是蒙古族詩人席慕蓉。詩人祖籍內蒙古,生在重慶,長在香港,定居在臺北。1999年,她回內蒙古祭祀敖包,應蒙古族歌唱家德德瑪之邀,寫下了《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經蒙古族音樂家烏蘭托嘎譜曲,德德瑪與席慕蓉在2001年的北京及內蒙電視臺春節晚會上聯手演繹了這首歌曲,一時間,祖國的大江南北廣為傳唱。平時聽到這首歌也會感動不已,但此時此地,我們才似乎真正理解了蒙古族的后裔們背靠著呼倫貝爾草原、面對著流淌千年的額爾古納河時,那種歷盡種種滄桑漂泊、種種生死離別后,終于找到了家的感覺。歌曲里吟詠的草原,也絕不僅僅只是自然的風景,這芬芳的草原、浩蕩的江河,已然成為蒙古民族血脈的源頭、精神的家園與靈魂的皈依。

不僅如此,當我們把歷史推回到公元前50年左右,會發現拓跋鮮卑族這時正南遷至大澤(今呼倫湖),進駐呼倫貝爾草原,他們在此生活了7代約200年,公元386年,建立了北魏王朝,公元439年,統一了北方地區;如果我們把歷史再一直推回到11000多年前,呼倫貝爾草原上生活著的古人類扎賚諾爾人,創造了呼倫貝爾燦爛的原始文化。走進扎賚諾爾博物館,我們還進一步得知:考古學家們在滿洲里扎賚諾爾煤礦,發現了16個扎賚諾爾人頭骨化石及其他伴生物;1948年,我國古人類學家裴文中在《中國史前之研究》一書中就指出:中國北方文化起源于扎賚諾爾文化;另一位古人類學家林一璞更是明確指出,根據現有的發現,中國最遠古的文明是從扎賚諾爾起源的。

如果放眼整個內蒙古,考古研究告訴我們:草原文明的源頭可以一直追溯到70萬多年前的舊石器時代,呼和浩特東部的大窯遺址是當時古人類的石器打制場所,一直到30余萬年前他們的后裔還在這里生存;⒊5萬年前“河套人”在黃河中上游的河套地區創造了“薩拉烏蘇文化”,屬舊石器時代晚期文化,也成為北方草原主流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1.1萬年前扎賚諾爾人已經具有原始蒙古利亞人種的體質特征,活動范圍遍布整個北亞草原,今天的中國人、韓國人、朝鮮人、日本人絕大多數都屬于蒙古利亞人種;5500年前,內蒙古東部、南部的“紅山文化”則是北方草原文化與中原仰韶文化碰撞而產生的優秀文化,屬新石器時代,1971年,內蒙赤峰紅山文化遺址出土的玉龍被考古界稱為“中華第一龍”。

如果放眼全中國,當今的文化學者們大都認同,草原文化同黃河文化、長江文化一起,共同成為中華文化的源頭:最近幾千年以來,內蒙古大地上生存繁衍著以蒙古利亞種華北型為主的人類圈,比如商周的戎狄,秦漢的匈奴,魏晉南北朝的鮮卑,隋唐的突厥,兩宋的契丹、女真,元代的蒙古,明清的滿族,這期間,匈奴人建立的第一個草原王國促進了草原民族與中原漢族的第一次民族大融合,鮮卑人建立的北魏王朝促進了農、牧文明的第二次大融合,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汗國,直至元朝統一中國,草原文化與農耕文明實現了第三次大融合。

援引了文化學者們的諸多觀點,探詢了博物館中各類文物的種種來歷,歸納起來說:毫無疑問,內蒙古大草原自古至今,一直就是中華民族生存繁衍的巨大搖籃。而蒙古族詩人席慕蓉的歌,也不僅僅是寫給蒙古人,更是寫給地球村億萬龍的傳人,這歌聲已然引領著我們,跨越萬水千山,穿越萬年千年,探尋生命的根脈,找到回家的路。古老的蒙古高原,深厚的草原文化,古往今來,也正綿延不絕地抒寫著一曲壯麗神圣的華夏兒女的生命之歌。


?

青春之美

為內蒙古喝采

如果放眼全世界,你會發現,內蒙古大草原正以其獨特的歷史文化底蘊與時代魅力,對亞歐地區乃至全球東西方經貿、文化間的深度交流與融合,發揮著愈發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們到達采訪的最后一站滿洲里時,來自中俄蒙三國的學者以及政府、企業的代表,正好在此舉辦“草原絲綢之路經濟帶暨中俄、蘇滿歐班列合作發展論壇”,以“打造中俄蒙對接平臺,開創口岸經貿發展新局面”為主題的“2014中俄蒙國際機械建材博覽會”也同時拉開帷幕。今年3月,“蘇滿歐”列車常態化開行,從蘇州鐵路西站出發,經由滿洲里口岸,橫跨整個西伯利亞,途徑俄羅斯伊爾庫茨克、新西伯利亞、莫斯科、白俄羅斯布列斯特,抵達目的地波蘭華沙,全程運行13天共11200公里,比海運的時間縮短了約30天,是當前運行速度最快、運輸價格最低、通關服務最優的歐亞貨運集裝箱班列,而“豫滿歐”“粵滿歐”班列也將陸續開通,目前,經滿洲里口岸的集裝箱國際物流線路已經成為國內外眾多商家的首選。

2013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中亞四國時提出,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草原絲綢之路,是古時自中國中原地區向北越過長城,穿越蒙古高原,南俄草原、中亞西北部,西去歐洲的陸路商道。

中國古代的絲綢之路主要有4條:一是從洛陽、西安經河西走廊至西域、然后通往歐洲的“沙漠絲綢之路”,二是北方草原地帶的“草原絲綢之路”,三是東南沿海的“海上絲綢之路”,四是西南地區通往印度的絲綢之路。自古以來,草原絲綢之路東端的中心在內蒙古地區,東來西去、南來北往的經貿、文化潮流在這里交流、匯聚,形成濃郁而又開放的草原文化特征。

東西方文化人類學家們的許多研究成果指向同一個結論:大約11000年前,中國內蒙古草原的先民們多批次、長距離地遷徙到日本和美洲大陸,帶去當時先進的文化與科技,象征著古代草原文明對于亞洲歷史、美洲歷史乃至世界文明史的重大貢獻;數千年來,匈奴、突厥、蒙古人先后向西遷徙,帶去東方傳統文化與先進技術,融入西方世界,波斯、希臘、羅馬、印度文化向東傳播,至元代,草原游牧文化、中原文化、西方文化、中亞、南亞文化在大草原上碰撞、交融,形成了草原文化多元、包容的世界性品格。有研究者還把草原文化的當代特征概括為16個字:開拓進取、英雄樂觀、自由開放、崇信重義。一家之言,也不無道理。

讓我們把鏡頭重新切回到滿洲里。從地圖上看,作為全國最大的陸路口岸,滿洲里地處亞歐大陸橋的重要節點,向東連接著東北亞樞紐大連、錦州等港口,輻射華北、中原、華東、華南,向西跨越廣袤的西伯利亞,直達歐洲腹地荷蘭的鹿特丹,這條亞歐大陸橋所輻射的國家區域內,能源礦產、旅游文化、農業資源等等要素資源稟賦齊全,市場規模、發展潛力獨一無二,已經成為一條穿越草原、連接世界的全新絲綢之路,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到訪滿洲里時曾給出了這么一句評價:“風景這邊獨好!”

環顧內蒙古全境,4000多公里的邊境線上共有19個口岸,成為了中國向北開放的橋梁和紐帶,形成了公路、鐵路、航空三位一體的對外開放格局。目前,內蒙古19個口岸的總業務量已躍居西部邊疆省區之首。2014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內蒙古時再次寄語:“把祖國北部邊疆這道風景線打造得更加亮麗。”草原文化,正重新煥發青春;草原絲路,已漸成康莊之衢。

當飛機從滿洲里機場緩緩升空之時,俯瞰舷窗外的青青草原、澹澹湖水、莽莽森林、巍巍口岸,我的耳畔不由得又回響起了蒙古族歌手韓磊的歌曲《為內蒙古喝彩》:

“飛躍八千里路云和月乘風而來,

近看草原大地青春煥發的光彩,

踏上我心愛的黑駿馬踏歌而行,

奔向你的懷抱飛揚你的神采……

內蒙古,大中華為你齊聲喝彩。”

(作者為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總經理、黨委副書記)

?

?

?

  責任編輯:蘇倫高娃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安徽快3今天推荐号 辽宁十二选五开奖走势图 金七乐今日开奖号码80期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全五中一全计划 求一个qq群你们懂得2019 32张扑克大小顺序 11选5两胆全托任五 河内五分彩是官方的吗 东方心经b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