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Placeholder image

大草原的歌者

2016-05-25 來源:

?

—— 走近著名蒙古族男中音歌唱家那順

?

(徐文彥 朱洪坤)

有責任,有擔當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那順

1959年,那順出生在通遼市科左中旗海力錦蘇木寶德勒嘎查。家中的七個兄弟姊妹中他是男孩中的老小。在這個十口人的大家庭里,衣食溫飽是一個重大課題。阿爸常年在牧場上奔波的身影,阿媽深夜油燈為兄弟姐妹縫補衣衫的畫面,深深地印在那順的腦海里。勤勞的父母不僅給了那順生命,更把吃苦耐勞的品德傳給了那順。“我要快快長大,為阿爸阿媽分擔憂愁,為家里多做事。”小小的那順默默地用自己的行動為家里做著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喂豬、割草、撿牛糞,他起早貪黑地忙碌著,鄉親們說:“你看老楊家的老小子多能干呀,真是個好孩子。”媽媽也多次心疼地勸他找小伙伴們去玩一會,那順搖搖頭說:“不,阿媽我要幫您。”

有一次,那順和小伙伴一起幫大人放牛,突然天空陰云密布,一場大雨就要來到。其他的小伙伴扔下牛群,哭喊著向家里跑去。而那順卻沒有跑,他想著如果牛跑丟了,或者跑進莊稼地里,阿爸就得挨隊里的罰,家里可沒錢給呀!他頂著風雨,跑著,喊著,趕著,硬是把要“炸群”的幾百頭牛攏在了一起。初秋的冷雨滴在他的臉上、身上,透骨的冰涼,那順被澆病了,40度高燒,直說胡話,把阿媽嚇壞了。昏睡了一天一夜,那順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阿爸贊許的眼神,阿媽滿是淚痕卻洋溢著笑容的臉龐。阿媽說:“老虎(那順的乳名),你放牛有功,阿媽給你煮了兩個雞蛋。”兩個雞蛋的獎賞,使那順幼小的心靈得到了最大的滿足。從那以后,那順在父輩眼里成了一個有責任感的“男子漢”,自然而然也成了小伙伴中的“領袖”。

家里人口多,勞力少,勞累了一天的阿爸常常是把牲畜趕回圈里又拿起大耙摟柴火。有一次,阿爸摟了十幾簾子柴火,沒來得及拉回家,有事去了別的牧鋪,那順心想,這些柴火要不及時弄回家,夜里一來風就刮沒了,牲畜一禍禍,那也剩不下啥了,阿爸就白忙活了。于是他悄悄找了幾根繩子,把柴火捆在一起,想背回家,可是柴火太多,柴火捆太大太重了, 那順蹲下背在身上,卻站不起來,為家里做事、為阿爸分擔的強烈的信念支撐著他。站不起來,他就躬著身子一步一步往前爬,當那順馱著巨大的柴火垛走進村子時,鄉親們都驚呼:“快看這是誰家的柴火車裝這么大連拉車的毛驢都看不到了!”那順終于把柴火都馱回家了,巨大的柴火垛像小山一樣立在家門口,望著滿臉汗水的小那順,媽媽一把把他擁在了懷里……

我要當一名歌手,用歌聲表達我的情感,歌頌我們的草原。

——那順

那順的父親楊甘珠是草原上的民歌手,拉得一手好四胡,又會說唱烏力格爾,母親金玉蘭也是十里八鄉有名的“草原百靈”。歌聲牽線,琴聲為緣,兩個人走到了一起。在阿爸阿媽的世界里,生活雖然艱辛,可也有歌唱帶來的快樂,孩子們健康成長的愉悅。受家庭的熏陶,那順從小就耳濡目染了音樂的魅力。他跟著阿爸阿媽學,攏著小伙伴一起唱。為了多聽音樂,他成了有線廣播的受益者,每天他都守在小喇叭跟前,聽得最多的是有線廣播的開播曲《東方紅》,同時也聽到了德德瑪老師的《走馬》、拉蘇榮老師的《北疆贊歌》、牧蘭老師的《牧民歌唱共產黨》,小喇叭里飄出的歌聲讓那順熱血沸騰。他對著天空吶喊:“我要為草原歌唱!”

從此,貪玩的那順像是變了一個人,村西的山坡上,不管是寒冬酷暑,都有一個身影在那里出現:春季的那順對著春風唱,風兒輕輕把他的歌聲撫摸;仲夏那順迎著朝陽唱,夏日的熱風在他的歌聲里乘涼;秋日那順對著豐收的牧場唱,珍珠般的牛羊豎著耳朵在他的面前安詳踱步;冬天里那順對著皚皚白雪唱,歌聲把氈房的溫暖融進了銀色世界。那順用發自心底的歌聲,乘著夢想的翅膀,在他的音樂世界里憧憬。為了增加演唱機會,他和同村的呼群、哈斯、寶林等幾位大哥哥大姐姐自發組成一個小樂隊,活躍在田間地頭,為全村人的茶余飯后增添了無盡的歡樂。旗烏蘭牧騎下鄉巡演,他一個嘎查一個嘎查的跟著看,一跟就是七八天,越走越遠,不知不覺離家已經十幾公里。

近乎瘋狂的追尋,不畏艱險的苦練,那順終于初嘗了收獲的喜悅。他成了遠近聞名的小歌手!鄉里文藝匯演次次摘金,旗里匯演也榜上有名。《嘎達梅林》《達那巴拉》《正月瑪》等難度較大的民歌,那順在家鄉父老面前表演的游刃有余,《北疆贊歌》等一些當時流行的創作歌曲那順也唱得得心應手。剛上初中,那順就被推選為全校“總文藝委員”,那順開心地笑了。

天籟草原的孕育,家庭環境的熏陶,民歌之鄉的底蘊,骨子里流淌的民族血脈,那順的歌聲有草原的寬廣,牧人的奔放,有山川的秀麗,有百靈的鳴唱。那順像一只欲飛的雛鷹,盯著浩瀚的天空,期待放飛的翱翔。

1975年秋,光著腳為學校的八頭老牛打草的那順,迎來了騎馬接他的大哥:“哲盟歌舞團來咱們嘎查招演員了,阿媽讓你去報考。”光著腳衣衫襤褸的那順,穿上哥哥的鞋和衣裳,徑直奔向了隊部。望著瘦小的那順這身不合體的打扮,老師們一愣神,寬容地笑了,他們看到了眼前這個毛頭小子心中對音樂的向往。聽音、打節奏、唱歌,老師們被那順天生的音樂天賦和渾厚嗓音所折服,等待、聽通知,1975年10月15日,那順拿著媽媽把家中唯一的小毛驢賣了得到的22塊5毛錢,帶著媽媽東拼西湊借來的30斤糧票,第一次離開了家門,來到了哲盟歌舞團,開始了他在聲樂專業道路上的跋涉。

我要讓歌聲插上金色的翅膀。

——那順

那順終于如愿以償,踏上了專業聲樂的道路,狂喜之后,一個個的聲樂技巧和音樂專業理論,像一座座大山擋在了他的面前。那順雖然有渾厚的嗓音條件,但他不識譜,不懂氣息運用,不解決這些問題,在專業上就立不住腳,更別說發展了。老辦法,笨鳥先飛,加勁地練。當時,歌舞團條件有限,30幾個學員搶一架鋼琴,他每天比別人起得早,睡得晚,甚至有時練著練著不知不覺就天亮了。就是憑著這股“狠勁”,經過一年夜以繼日的苦練,那順的演唱基本功、舞臺表現力得到了老師們的認可,他的歌聲也受到了觀眾的喜愛,第二年就代表團里參加了吉林省文藝調演,他演唱的《嘎達梅林》裹挾著草原的激情,震撼了觀眾,那順成了小有名氣的青年歌唱演員。

贊揚聲中,那順深知,馬兒登程靠四蹄的堅硬,雄鷹翱翔靠搏擊的翅膀,自己的演唱功力還需要磨煉。他尋找著一切機會,想方設法提高自己。1977年,團里的一位老師病了,在呼和浩特市253醫院住院,團里派他陪床。他利用陪床休息的機會,結識了內蒙古歌舞團的鐘海榮老師,跟鐘老師學美聲唱法。好苗子誰都喜愛,鐘老師看重了那順的好嗓子,更喜歡他那股不服輸的勁頭,就連老校長王世學也一直關注著他。1978年,天津歌舞劇院來呼市演出,老校長特意給那順搞來非常緊缺的票,并把他介紹給我國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楊德福老師。聽了楊老師的演唱,那順更加深刻地理解了歌聲的魅力。演出結束后,楊德福老師彈琴,那順唱了一首歌,一曲下來,楊老師蓋上琴盒,當即就對那順說:“你跟我走吧,9月10號在北京中山禮堂音樂廳有我一場獨唱音樂會,你去吧。”那順不假思索地答應了。可是去北京的火車票需要十幾塊錢,這對于每月工資只有18.5元的那順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但是為了觀看楊老師的音樂會,探尋聲樂世界的更深奧妙,強烈的求知欲望讓那順揣著僅有的5元錢,登上了開往北京的90次列車,一上車,他就主動和列車員搭訕,幫列車員打掃衛生,小心翼翼的向列車員說出了自己的窘況——沒錢買票。列車員是一位好心的老大哥,被那順的真誠和對藝術的執著追求所感動,等到車上查票時,列車員就違反規定把那順鎖進了廁所。就這樣,經過幾進幾出,那順終于如愿以償,觀看上了楊德福老師的音樂會。朋友們都調侃說他是“足智多謀”,可楊老師卻看中了他的這份執著。

1982年那順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中國音樂學院,師從李志曙教授。1984年,那順參加了第一屆全國青年歌手大獎賽,以總分第11名的成績獲得優秀獎。這次參賽并獲獎提升了那順演唱的自信心,并在全自治區歌壇有了一席之地,而且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全區首屆青年歌手大賽一等獎,首屆全國聶耳、冼星海聲樂比賽特別獎,全國少數民族聲樂比賽民族唱法優秀獎等數十項全國、全區演唱比賽的獎項都被那順收入囊中。《我的大草原》《雕花的馬鞍》《綠色的草地》等專輯相繼推出,并在中央電視臺播放。1997年、1998年分別在北京音樂廳、中山音樂堂舉辦了個人獨唱音樂會。多次代表國家和自治區到美國、蒙古、巴基斯坦和港澳臺等國家和地區演出,受到國外觀眾的一致好評。那順憑著對民族聲樂的深厚感情,憑著幾十年孜孜不倦對蒙古族聲樂的探索,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演唱風格。那順的演唱風格得到了業界的認可和觀眾的喜愛,他演唱的《雕花的馬鞍》《我們的大草原》《駱駝草的思念》《綠色的草地》《嘎達梅林》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爭相傳唱的優秀作品。那順用自己的辛勤付出實現了讓歌聲插上金色翅膀的夢想。

回望草原,我還是深深眷戀著這片土地。

——那順

作為著名的男中音歌唱家,那順在全國各地參加了數千場的演出,并多次應邀參加國家級的大型演出,在國內歌壇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此時,縈繞在那順心中的是下一步的發展方向,面對著眾多的選擇和誘惑,自己應該何去何從?1987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空政歌舞團借調那順一年多,并準備特招他入伍。那順猶豫了,是在北京發展自己的歌唱事業,穿上夢寐以求的綠軍裝,還是回到草原回報養育自己那片土地和父老鄉親?也許冥冥之中的安排,此時那順恰巧在北京的地鐵站偶遇了時任內蒙古自治區直屬烏蘭牧騎藝術團團長的牧蘭老師,他把心中的彷徨訴說給了牧蘭團長,牧蘭團長拍著那順的肩膀,動情地說:“那順你是草原的兒子,你的根就在草原,你的事業也在草原啊。”牧蘭的話語撥亮了那順心中的那盞燈。他毅然決然的又回到了草原。從1992年至今的20多年間,那順的足跡遍布全區各地,從茫茫的大興安嶺到巴丹吉林的沙海,從遼闊的牧場到牧包氈房,都有他的歌聲,烙下了他的足跡。那順的所到之處永遠都是歡樂的海洋,他每到一地,都帶著黨和政府的關懷,把愉悅優美的歌聲送給當地的群眾,使人振奮。

在那順扎根草原、為人民群眾演唱的40多年的生涯里,為了演好每一場,沒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難,沒有什么吃不了的苦。他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傾其藝術才華,全心全意為群眾演唱,為人民高歌。讓我們截取幾個畫面,更進一步走近那順。

1998年在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演出時,突遇嫩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災害,那順冒著極大的危險,堅持在抗洪搶險第一線演出,最后離開時,洪水已經涌進了他乘坐的汽車的車廂。

2001年冬季那順到河北省演出,在返回途中行至山西省西部高山區域時,由于天氣寒冷,他們乘坐的兩輛大巴車油管先后凍裂,幾十人被困在冰天雪地中。經過幾個小時的搶修,不僅沒有修好油管,油箱又被凍住了。山風刺骨,夜深人靜,沒有行人車輛,手機也沒有信號。60多名演員一整天都沒有吃飯,忍饑受凍難以支撐,演出隊陷入孤立無援的困難境地。那順當機立斷,拖著凍僵的身體,忍饑挨餓步行十幾里路,終于發現了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小山村,他把演員安頓好,次日一天亮,又步行30多里路找到一個小鎮,打通了救援電話。返回的途中,演員們才從驚恐中慢慢緩過神來。抬頭再看那順,已經倒在大巴車的后排座上,沉沉的睡著了。

2002年,內蒙古烏蘭牧騎全國行演出,在河南寶豐廣場演出,觀眾近6萬人,那順的演唱受到熱烈的歡迎,應觀眾要求一再返場,一口氣竟然唱了七首歌。

同年在西沙群島,那順頂著烈日,在近50度的礁巖上為南海的解放軍衛士演唱,一唱就是四五首,戰士們紛紛給他送上椰子汁,向他表達敬意。那順深情地對守礁戰士說:“你們是祖國的好兒子,受尊敬的應該是你們。”

那順有一顆金子般的心,他用草原人的質樸、草原人的寬厚,回報著他的父老鄉親。他用無私的愛溫暖和感染著身邊的人。2001年家鄉受災,他組織情系草原兒童賑災義演,籌得善款200多萬元,全部捐給了希望工程。為了給團里節約每月150元的清潔費,已經是著名歌唱家、副團長的他義務承擔了排練大廳的清潔工作,一干就是好幾年,直到改善了條件。單位門前有一塊空坡地,兩位年長的老人一個在這擺攤修鞋,一個在這擺攤修自行車。每當他們上坡推不動攤車時,都有一雙大手幫他們推車。久而久之,那順幫兩位老人推車,成為一道直屬烏蘭牧騎門口受人贊揚的風景。那順來早了,就站在門口等兩位老人,老人來早了,就把車停在坡旁等那順。

這感人的點點滴滴,這動人的一片深情,詮釋著一個草原兒子的赤子之情。

讓烏蘭牧騎這面火紅的旗幟永遠飄揚在草原上。

——那順

2014年,那順被組織上任命為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直屬烏蘭牧騎團長。從上任的第一天起:

“面對新世紀的要求烏蘭牧騎的發展方向是什么?”

“發揚傳統與面向市場如何對接?”

“烏蘭牧騎的路該怎樣走?”

那順陷入了沉思。烏蘭牧騎是黨和國家幾代領導人肯定和贊揚的草原文化輕騎兵,是我國社會主義文藝戰線上的一面旗幟。從馬背上來到馬背上去,幾十年來,烏蘭牧騎以強大的生命力扎根草原,服務群眾,深受各族人民喜愛。

“烏蘭牧騎藝術形式獨特,隊伍短小精悍,演員一專多能,裝備輕便靈活,節目小型多樣,民族風情濃郁,市場發展潛力巨大。”

“烏蘭牧騎是內蒙古的文化品牌,打造好這一品牌,進一步提升影響力,宣傳內蒙古。”

…………

漸漸地一個高舉旗幟、發揚傳統、扎根草原、服務人民、樹立形象、勇闖市場的發展藍圖在那順腦海里形成。在各級領導的關懷與支持下,那順率領直屬烏蘭牧騎的兄弟姐妹們一步一個腳印的開始了新的征程。

烏蘭牧騎的服務重點在基層,主要對象是人民群眾,那順要求隊員們:扎根基層,勤下基層,為農牧民群眾送去他們真正需要的節目,把黨和政府的溫暖送到邊疆哨所,牧場氈房。一年多來,那順親自帶隊,親自登臺演唱,深入遼闊草原,深入礦山、工廠,為農牧民群眾演出113場。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舞蹈《岱日查》《春到牧場》等一系列作品是在表現百姓身邊的事,群眾用掌聲和歡呼聲表達他們的喜愛。歌曲《鴻雁》《邊防將士守邊關》《牧民歌唱共產黨》,字字句句都印在農牧民群眾的心坎上。

在保證烏蘭牧騎方向正確、不變本色的同時,那順打造精品,全面提升品牌效應,他帶領直屬烏蘭牧騎推出了情景歌舞《草原上的烏蘭牧騎》以風情濃郁、特點質樸、民族性強、時代性強在北京保利劇院演出成功,觀眾掌聲如潮,專家一致叫好,稱贊節目接地氣有特色,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朝聞天下》,北京電視臺,《文藝報》等中央主要媒體都給予了重點報道,在京城刮起了一股強烈的烏蘭牧騎旋風。《草原上的烏蘭牧騎》光榮入選了全國第五屆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展演劇目。

成績面前,那順沒有滿足,而是向更高的目標進發,他拓展對外交流,全面提升烏蘭牧騎的品牌效應,他帶領隊員們,參加國際國內的知名節慶活動,組團赴約旦、突尼斯、土耳其、日本等國進行文化交流演出,向全世界展示優秀的烏蘭牧騎文化藝術。具有民族特色、烏蘭牧騎特點的節目,給各國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國際蒙古舞蹈藝術展演銀獎、第四屆中國蒙古舞大賽金獎等八項國際國內獎杯,為直屬烏蘭牧騎的榮譽殿堂增添了新的榮譽。

當下,啟動《草原上的烏蘭牧騎全國巡演》,創作排練音樂劇《草原英雄小姐妹》,抓好烏蘭牧騎培訓基地建設等工作,排滿了那順的工作日程。

和那順告別時,那順拉著我的手深情地說:“烏蘭牧騎這面火紅的旗幟已交到我們手中,我們決不辜負黨和人民的囑托,用我們的熱血,捍衛這面火紅的旗幟。”

題后記:

那順用悠揚的歌聲頌揚著黨的恩德;

那順用深情的歌聲親吻著養育他的祖國;

那順用多情的歌聲贊美著草原的河流山川;

那順用真誠的歌聲思念著母親和童年的小伙伴!

那順把畢生的精力獻給了民族歌唱事業,他的歌聲里有祖先的印記,有馬背民族的足跡,有人間的歡歌笑語,有草原的波瀾壯闊。

那順是一名永遠的歌者!

題記:

一曲《雕花的馬鞍》,帶著蒙古民族的印記,帶著草原的豪爽唱紅了大江南北;

一曲《雕花的馬鞍》,帶著新時代的草原,帶著民族的驕傲把理想的花環植入人們的心田。

這首歌的演唱者就是著名的蒙古族男中音歌唱家——那順。讓我們懷著崇敬的心情走近他……

?

  責任編輯:蘇倫高娃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