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Placeholder image

吳·烏日根

2018-03-07 來源:

當我寫音樂時,我在想什么

                                           ——《草原往事》音樂創作談

                                                 吳·烏日根

 

音樂究竟是什么,在我看來,音樂是一種人類情感與精神的專屬表達之一,是人類的情感印記,它同任何其他藝術形式類似,都有各自領域的“語言”,美術使用畫筆,文學使用文字,而音樂是在七個音符的流淌和徘徊之間,以直覺和感受來描述人世間的離合悲歡、夢想希冀,或淺吟低唱,或高亢激昂,任何與人類有關的情感思想皆被悉數囊括其中,無一例外,當然也無一幸免。

《草原往事》作為一首帶有蒙古特色的歌曲,起初拿到歌詞的時候,就被歌詞簡單而細膩、詩意又不落俗套的文筆所打動,因此譜寫時的靈感只在一瞬之間,我希望通過音符,可以準確無誤的傳達出歌詞背后所講述的那段關于人和草原的景象及心靈世界。無疑,音樂需要先打動自己,才可能打動別人。

實際上,《草原往事》的創作同以往任何一次音樂創作一樣,我認為,靈感雖是一瞬之間,但作品絕非偶然得之,音樂是有跡可循的。在我看來,這種有跡可循,是多年來對音樂的持續學習,包括音樂審美與認知的不斷提高,甚至于對音樂的敏感捕捉、藝術天賦與誠摯的信念感等多重因素,心無雜念,誠意正心,才會出現那個“瞬間”,才能更加準確的塑造音樂形象。

 

事實上,每一個作品都有其正反兩面,一面屬于永恒,另一面屬于我們所處的時代。

一些作品代表了它的時代,它們會逐漸老去,失去它存在的意義,甚至逐漸消逝在記憶里。因此,真正能夠流傳下來的音樂是來自心靈深處的書寫,它可以不依附于任何時代、思想宣傳來確認自身價值,而是自由之思想,獨立之人格。它可以跨越歷史長河,承載著音樂純粹的情懷,給予人們以內心慰藉。因為偉大的音樂沉淀著人類永恒的情感,它們無懼時間。

古往今來,人們都在竭盡全力獲取音樂中傳達出來的語言,并在其中找到屬于他們的精神故鄉,籍此重尋人生的某些記憶瞬間。我們在傾聽音樂的時候,也在聽我們內心自我訴說的故事與情懷。

所以在某種意義上,創作音樂并不是單純的音符的排列組合,也并非簡單膚淺的表達訴求,而是由聽覺和感性,直接傳遞情感世界,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甚至認為音樂是最接近真理的藝術,有時候想想,也許確實如此,它有著無法言說的神秘主義,甚至充滿著傳奇色彩,否則柴可夫斯基在創作《第六交響曲·悲愴》后不久逝世,多少有些預言與宿命的味道,但他的音樂留了下來,直到現在仍被無數次搬演,響徹世界各個角落,令人潸然淚下。

音樂創作,承載的不僅是藝術形式的意義,也代表了曲作者的個性體現,而我如何最大程度實現我的音樂理想,這是我一直以來堅持的動力,也許路途很漫長,但起碼也要向著這個方向無限靠近。

草原往事.png







  責任編輯:蘇倫高娃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